中共崇左市江州区纪律检查委员会  崇左市江州区监察委员会  主办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廉政文化

清 风

发布时间:2020-01-07     作者:莫灵元    来源:本站     浏览:

清 风

——江州区“翰墨书廉洁,喜迎70大庆”廉政文化作品展文学特别奖

作者:莫灵元


词典上解释:由于鼻黏膜受刺激,急剧吸气,然后很快地由鼻孔喷出并发出声音,这种现象叫打喷嚏,也叫嚏喷。

据现实观察,一个人在打喷嚏的时候,如果嘴里含有食物,十有八九会同时将食物喷出来,好比打砂枪一般。

所以,打喷嚏不是什么好事。假如喷中别人,那就更不是什么好事。

可是,没办法,伍奇凡就偏偏打了这么个喷嚏。

1

伍奇凡打的这个喷嚏,打中的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肖见肖局长。

肖见,男,45 岁,壮族,中共党员,大学本科毕业,在职在读研究生。历任中学政治教师、中学政教处主任、县委组织部干教股股长、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、那山镇镇长、县粮食局局长,现任龙江县人事局局长……

以上是县委组织部部长在局机关集体见面会上介绍的情况。当然,部长还说了肖见的许多优点,比如党性强、谦虚谨慎、素质高、作风好、有基层工作经验、有大局观、有开拓精神,等等。

昨天下午,主席台上坐着几位领导,中间是组织部长,左右两边依次是肖见新任局长、局周正道书记、童书副局长、雷明灿副局长和江春兰纪检组长。其中就只有肖见穿着白色衬衣还打上领带,不拘言笑地端坐。伍奇凡望着他们,脑子里想的是肖见到底是不是部长说的那样。

肖见未到人事局任职之前,办公室主任张天乐私下里就同伍奇凡聊过,说了肖见的三件事。那时,正值届中人事小调整,部委办局领导的考察工作还在进行中,龙江县人事局局长张任翔又已调走,找一个人过来当人事局长是必定的事情。张天乐把部委办局领导和乡镇领导数了个遍,猜了三个最有可能的人选,其中就有肖见。张天乐说,肖见性格内向,城府较深,不容易合作。张天乐用三件事来说明他的观点。第一件是肖见调离学校的事。据说,当初,组织部门到学校考察,原本想要的人是一位副校长,但为了不显山露水指定谁,考察时把学校正副校长和学校中层正职领导都列作考察对象,结果调到组织部的是肖见而不是那位拟定的副校长。第二件事,肖见在那山镇当镇长时,与镇党委书记吴风远闹不团结,吴风远指责肖见办事前怕狼后怕虎,肖见告吴风远作风霸道,所以两人合作不到两年就被拆了,肖见因祸得福,调回县粮食局当局长,吴风远继续当书记,一年后调回县里,当的是水利土地山林纠纷调查处理办公室主任。第三件事,说的是肖见到粮食局工作后不久,就对中层干部全面洗牌,调换了一些人的工作岗位,任命了几个新的正副股长。

张天乐说完这些事后,补充说,他也是道听途说,肖见究竟是怎样一个人,水有多深,并不清楚,但肖见调到组织部,调回粮食局,改组粮食局中层干部,这确确实实是真的。

作为人事局的办公室主任,一位鞍前马后服务了三任局长的老油条,张天乐这样八卦,这样随便背后议论别人,按说是非常不应该,非常不合常理的,但他却就这么说了,而且说的是即将到任的新局长,这更是个大忌。

张天乐为什么敢这样?有两个原因可以解释:一是伍奇凡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,是他知根知底的铁杆亲信,他曾说过由伍奇凡来接他当主任;二是他在办公室待得太长了,年纪也大了,比局长还大,他希望换个位置,最好是到工会干干,没那么多事,没那么费心费力。一句话,他不在乎什么了,他只想帮到伍奇凡。

昨天,见面会一结束,组织部长就走了,周正道书记领着肖见串了一遍各股室的门,之后也就到了下班时间。

张天乐和伍奇凡待在办公室里不走,童书、雷明灿两位副局长也还没有下班的意思。纪检组长江春兰下班铃声刚响,人已到了楼下。她小孩还在吃奶。

几乎是踏着下班铃声,肖见和周书记最后才来到局办公室。周正道正要介绍张天乐,肖见就开口说话了,称张天乐为老大哥,说早就听闻了,是元老级的大管家,今后还得依仗支持合作。

张天乐谦虚了一番,便主动介绍伍奇凡:“肖局,这是小伍,伍奇凡,副主任,目前办公室就一正一副,我是不中用的,都得靠他干活了,人勤快,业务也熟,又好学,又老实……”

伍奇凡被说得不好意思,连忙打断张天乐的话,不让他再说下去。

肖见抓过伍奇凡的手,口里说:“我相信。强将手下无弱兵嘛!”说完即朗声大笑起来。

张天乐见肖见神情大异,已完全不是刚才坐在主席台时那个模样,眼睛与周正道书记对视了一眼,便说:“肖局,大家都下班了,我们也找个地方坐一坐吧?”

肖见当然明白他的意思,眼睛也与周正道对了对,说:“就不必了吧?现在这情况,这形势……”

周正道说:“肖局今天正式调过来了,这就是履新呀!我们得有些动静,必须有。”

张天乐说:“地方都定好了,小范围。”

肖见看着周正道,说: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!”

于是张天乐打电话给两位副局长,叫他们下楼。伍奇凡识趣地偏身出门要走,张天乐连连向他招手,示意他一起去,他才停住了脚。

这时,整个人事局已人去楼空。一行人下到楼底,肖见让司机回家,伍奇凡跑到门外招来两部的士,大家打的来到县城北郊一个叫“渔家村”的小饭庄。

大家进了包厢,张天乐到鱼柜边点了一尾十几斤重的大黑鲩,交代店家要一鱼八食,又点了几个素菜,便再回到包厢。

……接下来的吃喝过程便大同小异了。

大概是喝到宴席半中途的时候吧,一条鱼做的八道菜都上齐了,其他菜也上齐了,大家轮番敬肖见喝酒,肖见也回敬各位喝酒,很快一打啤酒就要全消灭了。大家一见如故的样子,谈笑自如,都不再拘谨作态了。伍奇凡是办公室副主任,少有机会与局领导班子聚到一起喝酒,头一回见到如此融洽的气氛,格外高兴,觉得领导其实也是凡人,七情六欲,荤腥甜辣,都是一个样的,于是便自告奋勇一个个地敬酒,从肖见敬起,直至张天乐,一人一杯见底,敬酒的理由无非都是感谢栽培、请求指导之类,一圈下来,他居然没有醉倒,居然还能坐得住,而且可以大嚼其菜,大快朵颐。

如果就这样高兴下去,或者宴席到此为止,那真是太好,太完美了。可是,谁也料想不到,不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。

肖见见伍奇凡谦虚又有礼貌,酒量也不错,就自己斟上满满一杯酒,特意再回敬伍奇凡一杯。

伍奇凡正嚼着一口酸菜鱼,见肖见举杯碰来,连忙站起身,举杯迎上去,含混地说:“领导随意,我喝完!”说着,仰起脖子,把一杯啤酒倒进口里,就在这时,只见他鼻子一收缩,眼睛一闭,来不及转身,“呃——噗”,猛地打了个喷嚏。

伍奇凡打的这个喷嚏,简直就是瞄准了肖见来打的。

肖见当时酒还端在手上,两眼正欣赏地看着伍奇凡豪喝,完全没有防备,于是避之不及,被伍奇凡喷了个正着,脸上、酒杯、衣袖、衬衣,都成了伍奇凡口腔里酒和菜的靶子,顿时花花洒洒一片赤橙黄绿青蓝紫,就连旁边的一桌菜盘子也没能幸免,被污染了。

这么个突发事件,让在座各位傻了眼。一阵惊慌失措之后,大家纷纷扯起餐纸递给肖见。肖见擦了一把脸,便直奔洗手间而去。张天乐也迅速跟了过去。

伍奇凡回过气来,也傻呆了。他看到的是大家手忙脚乱地帮肖见擦拭污物,看到的是大家对他投来的复杂的眼神——斥责或者安抚,厌恶或者惋惜……

肖见从洗手间出来,只说了一话话:“不吃了,我回家换洗换洗。”

于是大家散伙。张天乐急忙掏出 500 块钱给伍奇凡,交代他留在后面买单,也匆匆跟了出去。他们四个人打了一部的士走了。

2

伍奇凡打了个喷嚏,后果很严重。

这是伍奇凡越来越感觉到的。

昨晚,散席后,伍奇凡大概还清醒,知道买单,也知道打的回家。但今天早上却没能按时醒来。

如果不是张天乐一直打他的手机,伍奇凡可能还要继续沉睡下去。

伍奇凡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,喂了一声,张天乐就骂开了:“死猪啊!怎么不接电话?”

伍奇凡一听是张天乐,便打起了精神:“主任啊,我头痛,还没起床呢。”

“都九点多了,还睡呀,你!”张天乐说。

“对不起,主任,昨晚喝多了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没有事就不能找你啊?”

伍奇凡有些失忆,问:“昨晚我出丑了吧?”

“记不起来啦?你摊上大事了!”

伍奇凡无语。

张天乐说:“这事,你得补!”

伍奇凡终于想起大事来了,仍觉难堪,问:“我怎么办,主任?我也不是故意的……我今晚请领导吃饭,当面请罪,可以吗?”

“你还想再喷人家一次呀?不行!”张天乐也许还在后悔让伍奇凡一同去吃饭,弄巧成了拙。他见伍奇凡再一次无语,便直说了:“你得道歉!知道吗?你喷了人家一身脏,弄得大家不欢而散,连一声对不起也没有说,你就这么没礼貌?我都替你急!”

“我知道了,我马上补。谢谢你提醒!”

放下手机,伍奇凡灌了一大杯白开水,又冲了个冷水澡,抖擞精神,然后坐到沙发上苦思冥想如何向肖见道歉。

他几次拿起手机要拨肖见办公室的电话,可又几次放了下来。他实在还摸不准肖见的脾性,弄不好适得其反,惹得肖见讨厌。他设想肖见接了电话的态度:假装记不起来然后连说没事没事;一听是他声音就挂;或者,干脆开口就骂他没素质没教养。究竟是哪一种态度呢?还有别的回应吗?他都把不准,所以不敢贸然打电话。但是,不打,又放心不下。如果,因为这事,肖见厌恶他,疏远他,他就真的没戏了,今后还能有好果子吃?张主任说得对,这事得道个歉,必须道。这是做人最起码的道理。毕竟是自己不对,尽管由不得自己,但对不起人的事终究发生了。事不宜迟,越早越好,越早越显得有诚意,越有利于修补关系。

伍奇凡苦思冥想的结果,是发短信,不直接面对肖见的声音。

他打电话问张天乐要了肖见的手机号,便字斟句酌地写起来:

“肖局长:您好!我是伍奇凡。非常抱歉,昨晚我真的太对不起您了。我从来没喝那么多酒,也从来没这样过,真是万万想不到。我为什么就这么控制不了自己、这么不礼貌、这么令人恶心呢?我太不成熟、太不稳重、太不检点、太不象话了。但是,我敢保证,我不是有意的,不是恶意的,绝对不是想这样的。请肖局宽宏大量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宰相肚里能撑船,我今后做牛做马报答您,供您调遣,绝无二心!恭祝肖局新官上任,鸿图大展,万事胜意!”

写完了,伍奇凡反复看了几遍,认真地想了又想,觉得还是不妥,有献媚之嫌,担心肖见看轻自己,便再三作了修改,最后形成如下文字,并发了出去:

“肖局长:您好!我是伍奇凡。非常抱歉,昨晚我真的太对不起您了。我从来没喝那么多酒,也从来没这样过,真是万万想不到。昨晚我太高兴了,可我不争气,出了那么大的丑,扫了领导的兴了。我虽说不是故意的,但我毕竟是对不起领导了。请肖局原谅,今后奇凡一定严加注意,绝不能做出任何再对不起领导的事情,包括生活小节的事情。祝肖局开心快乐,万事如意!”

给肖见的信息发出去以后,伍奇凡又另写了一条短信,一式三份,分别发向周正道书记和童书、雷明灿两位副局长的手机,说明自己无意出了洋相,万望海涵,云云。

短信发完后,伍奇凡才一边吃早点,一边等候领导复信。

如果领导们不正在忙于做其他事情,看到了他的短信应该会回他,他想。他最盼望看到的是肖见的回信,当然,周书记和两位副局长的他也希望能看到。

果然,陆续有短信回过来了。

第一条短信是童书的。童书安慰他:“没事,大家高兴。”

第二条是周正道的。周指示他:“你该向肖局长赔个不是。我理解。”

第三条是雷明灿的。雷一个字也没有,只发来一个卡通图“鬼脸”。

肖见的回复,伍奇凡等到下班时间也没有等来。这让他坐卧不安,内心惶惶。是不是肖见不想原谅他,还是手机号张主任给错了呢?他希望是后者,最好是后者。他想直接打肖见的手机试试看,可又不敢,只好再询问张天乐。

张天乐说,手机号就是这个,没错,刚刚还通过话。

伍奇凡几乎是绝望了,说:“主任,我完了,肖局连应都不应我了。”

张天乐问:“怎么?你打他手机他不接?”

“不是,我给他发短信道歉,他就是不复。”

张天乐顿了顿,说:“也许他不方便吧?或者他没有看手机。肖局上午有个会,开会时手机须静音。你就再等等吧。”

听张天乐这么说,伍奇凡眉头舒展了一些。

张天乐建议:“不管他复不复,你下午还是亲自去他办公室吧,心要诚。”

“好的。”伍奇凡才舒展的眉头又阴暗了下来。

3

下午,伍奇凡比往时上班提前了许多。到了办公室,他便打开电脑,可什么也看不进去,也坐不安稳。才半天没来上班,他好像对办公室都有些陌生了。员工们陆陆续续地到来,各自进了自己的办公室,他有感觉,但他不想见到谁,甚至害怕见到谁。他心里做了贼一般,很不自在。

他盼肖见来上班时顺路巡视到他办公室,这样,他就可以趁便向肖见道歉。但是,他又担心肖见真的走进来。张天乐还没来,没有主任打圆场,他不知道如何开口。是直截了当道歉呢,还是东拉西扯再道歉?肖见怎么反应?会听他说话吗?或者,肖见到了门口,看见了他,门都不进,掉头就走?肖见到底看到他的短信了没有?中午也还不见回复他,八成是不想原谅他了。

伍奇凡就这么忐忑着,直到张天乐到来。

张天乐到了,伍奇凡仿佛见了救星,心里才踏实了起来。

张天乐问伍奇凡道歉结果,伍奇凡如实相告。

张天乐点上一支烟,深深地吸了几口,吐出的烟雾蒙住了他的脸。然后,他说:“没事,等下,我带你去见他。”

大约四点钟了,肖见才到局里来。来了便立即召开局领导班子碰头会议,让办公室主任张天乐也列席参加。

会议开到五点半下班时间才结束。伍奇凡一直坐在办公室里等,等到张天乐回到办公室时,室外已是一片乱哄哄的下班脚步声和汽车、摩托车引擎声。

伍奇凡急切地望着张天乐。

张天乐并不焦急,习惯性做着他的程式化动作:掏出一包烟,抽出一支,再拿出打火机,打火,点燃香烟,把火熄灭,连续吞吐几下,直到眼前烟雾缭绕。张天乐这样地很享受了一阵子,才开口对伍奇凡说:“肖局走了。”

伍奇凡继续望着张天乐,眼神转暗,内心由期盼变为失落、无奈。

接着,张天乐又说:“不过,你放心,问题没了。”

张天乐坐下来,等楼上楼下都没有了动静,才把刚才会议的内容简要讲了讲。

肖见召开会议的目的并不全是为了要了解局里的工作和分工,更主要的是传达上午县里会议的精神。

肖见听完周正道书记们的介绍,说局里的工作还是按原来的布置去做,各人按分工继续负责,但分工不分家,有些工作,特别是重要的工作,仍然要通力合作,共同去完成。他说,他初来乍到,情况还不熟,虽说要负全责,但还得靠大家指导帮助。

肖见客套了一番,便重点转入布置落实上午会议部署的任务。

上午会议要求,各单位要用一个月的时间自查自纠本单位存在“三公”经费使用的问题,厉行节约,反对铺张浪费,特别要严禁公款私用、公车私用、公款旅游、公款大吃大喝行为,一个月后,县里将派出工作组进行检查考评,发现问题必拿单位主要领导是问,同时追究相应管理人、当事人的责任。

肖见对这项工作非常重视,传达县会议精神之后,即提出了本单位自查自纠的具体事项,并明确由分管财务的童书副局长和纪检组江春兰组长牵头负责。

都布置完以后,肖见主动提出了昨晚喝酒吃饭的事,说由他来买单,就算是他请同事吃餐便饭,交交新朋友、新伙伴。

肖见话音刚落,周正道书记第一个就立即反对,说肖局带头廉洁自律绝对是对的,但局长刚刚到任,要请客也得是他先来,这单就由他买了。

接着,童书、雷明灿也纷纷表示要买这个单。

肖见见如此,忙阻止说:“大家都别争了,这事就这样定了,算是我入门拜码头请的客,哪天我想喝酒了,各位再做东便是。张主任,你抽空去帮我结了,不用开发票。”说着,就从裤袋里掏出钱包,问张天乐:“该有五六百吧?”

张天乐一言不发看着他们几个争着要买单,等到肖见果真要掏钱了,才说:“各位好领导,你们都迟了!昨晚小伍不小心喷了肖局一身,难过得要死,单子他已经结了,说是以此来向肖局赎罪。本来,他还想今晚再请几位坐一坐,当面陪不是,可又不敢,你们就给他这个机会吧。”

肖见说:“这个小伍!也真是的。哦,对了,他上午给我发了个短信,我忘了回他了。他也太那个了,没必要的,又不是故意的,生理现象么?

我都不在乎,他难什么过?叫他放心好了。不过,这个单不能让他买,他有这个心情就更不能让他买了,不能再增加他的负担,一定由我来买,必须由我买。你问他单子多少钱,然后我给他。”

张天乐说:“算了,肖局,你就不管了,小伍是真有这个心的,你就由他吧,太客气了,反而不好。”

周正道几个也觉得张天乐说得有道理,连声附和,肖见只好作罢,宣布会议到此结束。

听了张天乐的述说,伍奇凡忐忑的心慢慢平复下来。他打心眼里感谢张天乐,同时也觉得肖见应该不是很难相处。

张天乐问:“那单子多少钱?”

伍奇凡说:“520,付现金,只要 500。”

4

但没能当面对肖见说上一声对不起,伍奇凡心里还是有个结。肖见有时碰见他连头都没有点一点,好像不认识他一样,这更让他不安。于是,他就揣度:那天晚上,除了打那个讨厌的喷嚏,他是否还胡言乱语过些什么吗?可他已想不起来了,所以又担心自己酒多失言,酒多狂言。他问张天乐,张天乐也记不清楚,只说应该是没有什么的。

操!伍奇凡止不住骂起自己来。他非常后悔参加那晚的宴席。他觉得自己还不是个可以随时登得上台面的人。他讨厌他自己。

伍奇凡有些怕见肖见的面。偏偏,肖见主动要见他。

大约是在打那个喷嚏过了两个星期之后的一天下午,伍奇凡独自一人留在办公室值班接听电话,肖见来电话把他叫上去。

肖见叫他,他当然高兴了,但又不知是为了什么,他拿了笔记本赶忙从二楼跑上三楼。

局长室的门虚掩着,伍奇凡先敲了两下才推门进去。

肖见正在看文件,见伍奇凡进来了,便抬起头招呼他:“伍主任好!好久不见,你更精神了!来,坐下坐下,我们聊聊。”

肖见面带笑容,声音和善,伍奇凡回应以微笑,乖乖地落坐到肖见对面的木沙发上。

肖见专门夸了伍奇凡,说“三公”经费自查报告写得好,扎实、不空泛,思想认识到位,采取的措施切实、管用、有效,今后的防控举措也提得比较好,总的来看,是一篇成功的自查报告。

肖见夸奖了一番之后,才话锋一转,让伍奇凡将报告再修改修改,重点是完善今后的制度建设,把监督机制也要写进去,并要求加紧时间完成。

伍奇凡虚心倾听,点头如鸡啄米。他打开笔记本,正要作记录,肖见却不说了,让他回去自己思考思考,然后便结束了谈话。

伍奇凡想借此机会当面向肖见道个歉,但话没出口,肖见却先说了:“你忙去吧,我得赶紧看完这堆文件。”说完,肖见从桌边拿过一个信封,递向伍奇凡:“奇凡,来,拿去。”

伍奇凡站起来走过去,接了,问:“这是?”

肖见说:“这是上次我们吃饭的钱,张主任说了,500 块,不能让你破费,是我请的客。”

伍奇凡难堪,说:“肖局,您?”

肖见摆摆手,说:“不要说了。”

伍奇凡见肖见不愿再谈下去,只好作罢,转身离去。

回到办公室,伍奇凡心里不是滋味。原本,他以为肖见只是在班子面前作作秀,假意带头自律一下,说说也就过了,想不到都这么久了,还记着这事,还说话算话,果真要买那张单。看来,肖见是个不轻易放得下任何事情的人。

伍奇凡想起了张天乐对肖见的性格和人品曾经作过的分析,越想越觉得肖见捉摸不透、不好相处。他怀疑肖见仍然把他打的那个喷嚏放在心上,讨厌他,不肯原谅他。他甚至怀疑自己那晚一定是对肖见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,得罪的话,否则,肖见不会这样拒绝他的好意,不给他弥补过失的机会。他觉得肖见同他有隔阂了,正在与他撇清关系,在防着他,不喜欢他,不信任他。如此想来,他先是万念俱灰,之后又是化悲为怨,化怨为怒。他心里一硬,干脆不再抱什么幻想,与其患得患失,作践自己,不如放下包袱,放松心情,听任自由!

这个下午,伍奇凡什么也不想做,就连接电话也很不耐烦,三言两语就挂了。肖见交代他再修改修改的“三公”经费自查报告,他放过一边,干脆上网看小说。

第二天上午,上班时间早就过了,伍奇凡才吊儿郎当来到办公室。他平时很少迟到,办公室的收拾归整都是他干的,张天乐来了只有坐享其成,而且已成了习惯。

伍奇凡破例迟到,也没有事先报告,来了也不说话,一屁股坐下来就只管开电脑、网游,张天乐就觉得反常了,忍了一支烟工夫才盯着伍奇凡看,但又不开口说话。

伍奇凡眼角的余光感受到主任在看他,渐渐地他受不住了。毕竟张天乐待他不薄,最帮他,他有再大的不愉快也不该冲着张天乐,绝对不该。他感觉到了自己的不是,于是抬转头,生硬地笑笑。

伍奇凡的这个笑容,张天乐看来完全可以用皮笑肉不笑来形容,于是便关心地问:“你没有什么事吧?”

伍奇凡兜里还装着肖见交来的钱,那是张天乐的,所以便把肖见给还餐费的事说了,还补了一句:人家不领情,拉倒!

张天乐接过伍奇凡递来的信封,默不作声,又是老动作:掏烟、点烟、抽烟。过了一阵子才开口:“算了。不过,你千万不要有情绪,更不能影响工作,相反,你更要好好干!”

伍奇凡盯着电脑屏幕,不作声。

张天乐敲敲桌面。

伍奇凡这才扭头看看张天乐,但还是不说话。

5

人事局顺利通过了“三公”经费检查,没有发现什么原则性大问题。

肖见在总结会上充分肯定了童书副局长、江春兰组长和相关股室所做的工作,并提出人事局将以此为契机,全面规范和加强本局各项工作制度建设,全面提升服务意识、廉洁意识,努力做到勤政廉政,风清气正,办事公道,人员正派,效率提高,等等。

肖见还特别表扬了伍奇凡,说伍奇凡撰写的自查报告得到了考评组的高度评价,并被视为全县此类报告的范本,局里亦以此为荣。

对肖见的表扬,伍奇凡淡然一笑,心如止水,没半点受宠若惊。肖见哪里知道,这些年来操刀这样的总结和报告,伍奇凡做得多了,可以说是轻车熟路,不费吹灰之力。肖见更不知道的是,这个报告,伍奇凡差点就置之不理,或者敷衍塞责,应付了事。如果不是张天乐检查督促,及时劝勉开导,这个报告可能非但不是这个样子,恐怕还要延时完成。伍奇凡那段时间可真是吃了迷魂药一般,整个人萎靡不振的,干什么都不上心。

“三公”经费检查过后,县里又部署了提高机关工作效能竞赛评比活动。这意味着又得做一系列的迎检工作,整很多的纸质材料。人事局办公室就张天乐和伍奇凡两领导,隔壁坐着三个婆婆妈妈的老大姐,说是秘书又干不了哪一样有头有尾的放心事,说不是秘书又占着这么个位置,除了收发报刊、打扫卫生、烧烧开水什么的,全使不上大用场。都说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,办公室就是机关单位里的那根针,什么事都连得进来,说不忙那是假,想不忙那是没办法。可不赶前,不赶后,张天乐这个时候查出患了肺气肿,医生建议要住院疗养一段时间。得了这么个可能要命的肺病,张天乐啥事都不管了,保命要紧,住院半个多月出来,就向局领导打了个辞职报告,请求能够允许他过个三天打鱼五天晒网的轻松日子。肖见与周正道一议,便同意了,同时指定由伍奇凡暂行办公室主任之职,待开了局务会议,再正式决定人事任命。

肖见把伍奇凡召上来,郑重告知他局领导的意见,希望他像张主任那样履职尽责,全面做好办公室的工作,让张主任安心治病,放心休息。伍奇凡听了内心高兴:肖见到底没有舍弃他,还是信任他的。但他表面却波澜不惊:没有激动,没有喜形于色,更没有表决心说大话。他只说了一句:“肖局,我尽力而为吧。”

肖见拍拍伍奇凡肩膀,说:“我相信你能!”

晚上,伍奇凡上门去看望张天乐。

张天乐对伍奇凡接他的班,仿佛是意料中的事,既为伍奇凡高兴,又不忘告诫伍奇凡。他说:“肖局还是爱才的,之前那些传闻看来都是捕风捉影的猜测,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。肖局曾私下跟我谈过,他用人就是六个字:想干、肯干、会干。你呢,这六个字都具备了。但是,你要记住,当了办公室主任,除了这六个字,我再送你四句话:对领导要像绵羊一样温顺,对职责要像狗一样忠诚,对工作要像牛一样任劳任怨,对荣誉要像乌龟一样缩首缩脚。”

伍奇凡再一次感受到了张天乐对他的好。在后来的工作中,他把张天乐的这句话奉为至理名言,并当成了做人做事的座右铭。

肖见从下属机构调来一名年轻人做伍奇凡的助手,办公室的工作在忙碌繁杂中有条不紊地运转起来,与张天乐在任时并无二样。伍奇凡像陀螺一样不停地转,还经常加班加点,却又无怨无悔,干得不亦乐乎。

肖见越来越倚重伍奇凡,总结汇报必须由他把关定稿,内勤外务唯他是问,就连下乡调研走访也喜欢带上他,更别说平时局里杂七杂八的事务了。周正道也时不时支使他,童书、雷明灿、江春兰分管的事,有时候也推一些给他。办公室就像个大杂院,什么事都可以汇进来,无形地堆在伍奇凡的案边和心上。他像一头被套上轭子的牛,除了耕田犁地和拉车走道别无办法。幸好,如今机关的吃喝风已经全面刹止,否则,他还得增加另一种负担。

伍奇凡有时候也感到累。累了,他就会想到张天乐,觉得张天乐以前真的不容易,从而更加理解了张天乐为什么会有换工作的想法。

但是,伍奇凡还年轻,他有精力,还不至于打退堂鼓。他想趁年轻,用工作、用能力证明自己。至于以后自己的仕途能走到哪一步,先不考虑。

半年之后,龙江县人事局在全县机关工作效能竞赛评比活动中夺得了骄人成绩,荣获一等奖。

奖匾扛回来后,局领导们似乎才想起伍奇凡的办公室主任职务还挂着个代字。于是,毫无悬念地,龙江县人事局局务会议讨论决定正式任命伍奇凡为办公室主任。

议事毕,肖见让江春兰把暂且回避的伍奇凡重新叫进会议室,当堂传达了局务会议的决定,希望伍奇凡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把办公室的工作再提上新的水平。

伍奇凡如沐清风!他夸张地说:“我今晚请大家喝两杯!”

在座的周正道、童书、雷明灿、江春兰相视无语。

肖见愉快地说:“酒就不喝了,我担心你再打我喷嚏喔!”

伍奇凡开怀大笑:“哈哈,我们可是不‘打’不相识啊!”

Copyright©2014 www.jzqjjjcw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桂ICP备15001146号 桂公网安备 45140202000131号
中共崇左市江州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崇左市江州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